• Angelababy出席《奔跑吧》公益活动 长发披肩嫩过少女 2019-02-19
  • SLi绝地求生联赛FaZe夺冠举杯时刻视频 2019-02-19
  • 开奖时刻 5箱可乐免费送出 今日活动持续进行开奖时刻-等级 2018-11-18
  • 全国小麦收获进度过八成 2018-11-18
  • 海南体彩 > 其他类型 > 竞月贻香 > 19 替天行道

    19 替天行道


    海南体彩 www.icodl.com 小贴士: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   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
        谢贻香见得一子和言思道二人进门之时,都曾依照门口悬挂的“天为棋盘星为子,何人能下?地作琵琶路作弦,哪个敢弹?”这幅对联为题,各自诵出一副全新的对联,也不知是不是青田先生定下的进门规矩,不禁心中惶恐。她本就不善吟诗作对,当下只得厚起脸皮,低着头跨过门槛,快步往祠堂里走去。幸好那女童并未阻拦,只是在旁微微一笑,说道:“小女子替老师恭迎谢三小姐?!?br />
        谢贻香见这女童相继叫出己方三人的身份姓名,自己却对她口中提及的“老师”一无所知,至今还不敢确认是否便是那位青田先生,又或者是青田先生的传人、后人。所以听到对方这话,她竟不知应当如何应对,又怕这女童也要叫自己诵出一副全新的对联,只好含糊其辞,随便点了点头,便快步往祠堂中而去。

        只见门后是一处较大的天井,甚是古朴整洁,两旁共有四间对称的偏厅,正对面则是前厅所在,果然是寻常乡野间祠堂的布局,而得一子和言思道此时已相继进到厅堂之中。谢贻香硬着头皮穿过天井,一路踏进厅堂,随后又听“吱呀”一声,却是身后那迎客女童已将祠堂大门重新关上,顿时令她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。

        待到进入厅堂,谢贻香才发现当中竟有好些人在场。右首边是六张青竹编造的竹椅,上面依次坐着六个男女,虽然年纪不一、行貌迥异,但看装扮都是囚天村里的普通村民。而在厅堂的左首边,也摆着同样规格的竹椅,却只有三张。如今言思道已厚着脸皮在第一张竹椅上坐下,径直占据首席,一脸悠闲地摇晃手中白羽扇;而得一子却甘居末席,坐在了左首最后一张竹椅上,两只眼睛半睁半闭,显然是在养精蓄锐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一来,这两个家伙便只将当中一张竹椅留给谢贻香。她虽不愿意挨着言思道坐,但逢此场面,也只能强忍心中不快,皱着眉头坐上当中那张竹椅上,被左右的言思道和得一子夹在当中。待到三人坐定,之前那迎客的女童便紧跟着踏入厅堂,替他们三人送来三盏茶水,依次摆放在竹椅旁的几案上,然后便躬身告退,一路退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谢贻香不敢大意,忍不住偷偷打量眼前这间厅堂,才发现整个厅堂里除了两旁的竹椅和几案,便几乎再没其它摆设,只在厅堂正中挂着一幅青绿山水画,画的是大片群山,又在群山山脚处勾勒出一道淡青色的男子背影,兀自朝着画中山河负手而立,看形貌正是昔日逆转乾坤的青田先生,倒是和谢贻香记忆中青田先生的形貌吻合。除此之外,整幅画上便不见一字提款,更不见一处钤印,不知出自何人手笔。

        她再看对面右首席位上的六个男女,观其装扮,从左到右依次是一个年迈妇人、一个年轻书生、一个虬髯屠夫、一个刺绣女子、一个田间农夫和一个采药童子,都是乡野间常见的人士,看不出什么特异之处,也察觉不到他们身负武功。而此时这六个人或打盹、或看书、或玩刀、或刺绣、或挠痒、或发呆,竟无一人理会对面左首席位上的己方三人,也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。除了这六个男女之外,厅堂里便再不见其它人影,可见在此间负责接待己方的人,自然便是对面席位上的六人。

        看懂这一局面,谢贻香便向左右两边的言思道和得一子暗递眼色,看他们二人作何打算。谁知这两个家伙也同样不动声色:一个轻摇折扇、笑而不语;一个垂眼闭目、面露不屑。分明是想静观其变,看看对方究竟要耍什么花招。

        这么一来,厅堂里虽然合计共有九个人在场,却是鸦雀无声、一片寂静,场面甚是尴尬。最后到底还是谢贻香先行按捺不住,毕竟自己远来是客,而且细算起来,自己还是那位青田先生的侄女一辈,既是持晚辈身份作客此间、拜见前辈,自己又岂能失礼于人?

        当下谢贻香径直起身,向对面席位上的六个男女一一行礼,恭敬地说道:“晚辈谢贻香,乃是已故谢封轩谢大将军之女,幼年时有幸聆听过青田先生之教诲,终生不敢忘怀。只恨七年前天妒英才,青田先生骤然离世,晚辈身在金陵,无法亲临祭奠,是以一直有愧于心、深以为憾。此番晚辈助宁义太守抵抗围城叛军,拼将一死、保家卫国,谁知却忽然收到用青田先生之名义送来的一枚印章,于是只好放下手中俗务,随这位得一子道长星夜兼程赶来此地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不禁狠狠瞪了旁边的言思道一眼,向对面的六个男女继续说道:“所以敢问在座诸位师长,青田先生是否当真尚在人世?诸位以青田先生的名义传唤我等至此,不知是何见教?请恕晚辈斗胆妄猜,试想青田先生昔日辞官前朝,却以布衣之身受邀前往金陵,继而力挽狂澜,助本朝驱除鞑虏、还我汉人河山,这才一举成就万世之功,足以彪炳千古。到如今天下有变,叛逆四起,想来无不管是青田先生本人尚在人世,亦或是青田先生的传人、后人在世,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。所以诸位此番相邀,难不成是要替天行道,当面诛贼杀寇,铲除祸乱天下的罪魁祸首?”

        这一大番话出口,谢贻香自己倒是先松下一口大气。按理说她在金陵城里混迹多年,早已习惯了朝廷里的官腔,似这等场面上的客套话,本该张口就来才是。但此番一路行来,不但历经外面树林里复杂可怕的阵势,而且还亲眼目睹了上吊自尽的毕忆潇,再加上幕后还极有可能是神仙般存在的青田先生,她心中难免有些惊惶不定、惴惴不安,也便是俗称的“发怵”。所以此刻能够将整番话从头到尾讲出来,好歹也算撑住了场面,并未给谢家一门丢人现眼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谢贻香的话摆明了是在针对言思道,但言思道却只是嘿嘿一笑,继续轻摇手中白羽扇,根本不以为意。谢贻香听他不作应答,差点又要动怒,却听坐在对面首席的年迈妇人忽然轻咳一声,缓缓睁开双眼,然后向谢贻香沉声说道:“老朽避世多年,不过山中一具死尸耳,又怎敢妄称‘尚在人世’?今日能够得见故人之女,甚感欣慰?;骨胄患抑杜辖羧胱?,不必多礼?!?br />
        这话一出,不止是谢贻香,就连言思道和得一子二人都是微微一怔,同时将目光投向这个说话的年迈妇人。要知道仅凭对方开口这一席话,虽然并未直接点破身份,但听其口吻,分明便是以“青田先生”自居。

        可是再看这个年迈妇人的形貌,白发苍苍、腰背佝偻,显然只是个农家常见的慈祥婆婆,而且还是女身,又怎么可能是昔日智谋天下、一手开创本朝基业的‘诚意伯’青田先生?

        谁知不等左首边的三人做出反应,开口说话的年迈妇人已闭上双眼,重新恢复之前打盹的模样;与此同时,右首第二张竹椅上的年轻书生放下手中书卷,抬眼望向对面的谢贻香,接过话头说道:“人生数十载,访旧半为鬼。老朽存此残尸,原以为至少还有谢兄能替老朽收尸,不想谢兄竟会先我一步驾鹤西去,不禁令人扼腕长叹,泪满衣襟。幸得谢兄有女如此,谢家一门也算是后继有人,想必谢兄身在九泉之下,也当瞑目安息才是?!?/div>

        《竞月贻香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,请牢记网址:海南体彩 www.icodl.com


    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  • Angelababy出席《奔跑吧》公益活动 长发披肩嫩过少女 2019-02-19
  • SLi绝地求生联赛FaZe夺冠举杯时刻视频 2019-02-19
  • 开奖时刻 5箱可乐免费送出 今日活动持续进行开奖时刻-等级 2018-11-18
  • 全国小麦收获进度过八成 2018-11-18